风水命理故事

风水大师 2 0

一说到风水我想很多人都并不陌生吧!都听过关于那风水的传说吧!但真正了解这风水吗?这风水是该信还是不该信,我想很多人心里都没底吧!可如果果断的认为这风水是迷信的是不该信的,那这风水里结合的这几千年的中国祖先们的智慧结晶都是假的?现在小编就和大家一起来分析这个这个古老又神秘的风水命理故事吧!

风水命理故事

风水命理的影响

依照你命格来看,今年你过得很不舒服啊!总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在单位总受打压排挤,领导容不下你。手里有钱,但总地方等着花。花钱似流水,总是存不住。你和你老婆也总是斗嘴,你婚姻坎坷,结了婚尽管你想尽力维持但总是事与愿违,在今年三月应该离婚了......

在公园草坪上的一座建议帐篷里,我对着面前的胖子侃侃而谈。

大师说的不错,我今年做什么都不顺。总是被人算计被人牵着鼻子走。在单位被领导压制被同事排挤。原本想做些生意,谁知一下子赔了二十几万。我结婚晚,老婆比我小几岁。整天斗嘴,今年三月离了!这里可以吸烟么?胖子拿出一包软皮红双喜抽出两支,一支自己塞嘴里,一支递给我。我看了看被那连根肥胖的手指夹着递过来的烟摇了摇头说:我不吸烟。

胖子见我没接烟挤眼一笑说:呵呵!大师年轻有为,吸烟有害健康,不吸烟好啊!像我已经戒不了了!胖子自顾自的说着点着烟深深地吸了一口,从鼻孔里喷出两柱浓烟。胖子看看我说,大师你看我要怎么办才能把运势扭转过来。

我微微一笑说:刘先生,以后的运势预测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但是以后的运势指导是另外收费的。

面前的胖子一听立马明白过来了,又递上一个红包。我也不跟他客气伸手接过来指头一捏心里估摸:应该有十张吧!

还请大师赐教啊!刘胖子向前探探身子对我说道。

我看着他笑了笑说:刘先生命格一木为体,喜水惧火,你应该到北方发展,适合穿黑色的衣服,明年刘先生应佩戴一条水晶吊坠,至一年后在在摘下来,项链放着,因为这期间你有两年好运,三年后继续带吊坠。我稍稍一停顿,抬眼看着整抽着烟低头沉思的刘胖子。

胖子说,大师,我运气一直不好,有没有什么方法彻底改改,作法,放生......

我心里一阵无力,这个胖子不知在那个网站看来的。我勉力微笑着对他说:你只要把自己的烟瘾戒掉,你的运势自然而然就好好起来了。

胖子一听赶忙掐灭烟头,对我说:白大师,这个真的有用么?

我用力点点头说:照我说的保你转运。

那就谢谢大师了,大师要不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你看这都到饭点了!胖子满脸谄笑的对我说。我斜眼看看帐篷角落里的闹钟已经十二点了,肚子也有些饿了,但是看到胖子那肥的流油的脸我就一点食欲都没有了。

恩,吃饭就算了吧!刘先生,你回去后要经常做善事,这样效果更好!我一脸正气的对面前的胖子说。

好的大师,我全记下了,我会照做的!改天再来拜访大师,那我就先走了。胖子说完站起来弓这身子出了帐篷。

送走了胖子,我开始清点我的战利品,第一个红包是未来运势预测费,打开红包一看,哗!八张红的。第二个红包就是刚才递给我的未来运势指导费,不出我所料,也是八张红的。今天生意不错,加上胖子我上午已经看了预测了四个了,一个上午差不多赚了六千块。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了,心动就行动,我弓腰出了帐篷,把帐篷前的一个写着运势指导的牌子翻过来——恭喜发财!

我叫白微明,从小喜欢占卜预测之类的事,后来在14岁的时候遇到了在路边练摊的师傅,师傅只教我了一样——梅花易数。我是师傅领进门的,后来我跟着父母搬家了,就再没见过师傅,更可笑的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师父叫什么!搬过家之后,我像平常孩子一样上学吃饭睡觉,像平常孩子一样嬉戏打闹,像平常孩子一样赖床睡懒觉。但我总是时不时的温习师傅教我的梅花易数,后来慢慢长大,接触的东西多了我开始学习八字命理,堪舆风水。我总是徘徊在旧书摊前,挑选自己看得上眼的命理书籍。就这样我混到了高中,在高中我遇到了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就在我进入高中的第一个国庆节的晚上,我发短信给她:我喜欢你,落尾:白微明。结果她说咱们不合适,我当时用梅花起了一卦,据卦象显示,在九天之内会有一个穿黑衣或者皮肤较黑(当时我的卦还是时准时不准)的男生接近她。第二天,我翻出我的黑衣服穿在身上。结果国庆七天乐过后,在学校上了两天课传来噩耗,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是我们阶段第一名。那小子黑的跟非洲难民似的,真不知道哪点好。他除了个子比我高点,头发比我长点,零花钱比我多点,学习比我好点,除了这些我还真没看出他有那点优势。当时一冲动差点就出家当和尚了,还好我理智,在网上问各位曾失恋过的前辈像我这样的情况要怎么办,被告知:揍他!我仔细一估摸,人家手底下还有一票兄弟呢!就我这身板,估计就有两个结果。第一:当场被他们拿下。第二:被他们当场拿下。上到高二,课是一节没听过,周易倒是读的烂熟。转眼就到高中的学业水平测试的。我一琢磨,估计也过不了,还不如早日投身社会。于是乎,我就辍学回家了。这年我十八岁,我执意要出去闯荡闯荡,父母也拦不住,我就背着我的行李出发了,到火车站售票大厅我没说去哪。我说的是:有哪的票!售票那大姐当时就懵了。糊里糊涂说了一句:宁波的。我说,那就去宁波。于是我就踏上了前往宁波的火车。

在这里我做过咖啡厅服务生,做过饭店后厨的传菜生(兼刷碗工),我在印刷厂做过操作工,在路边过过夜,在工地上提过泥,跟路边乞丐聊过天,在公园跟人学过太极拳......

这一切的一切原本非常和谐,但是却因为一件事而改变了,也就是这件事是我成为了一名职业卦师。

本地姜与祝三多的传说

本地姜与祝三多的传说据说,广东省化州县曾有个县令叫祝三多,他曾与风水明师本地姜同时跟某个师父学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