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公笃:《公笃相法》下篇卷六(1)

面相大师 2 0

目形图说
公笃曰。头面以十分预算。两目占十分之五分。此为达摩之测量法也。以余考之。则稍过重。故余后之测量法。头面以百分预算。而两目占百分之四十分。较为适宜。然亦重要之部位也。按两目象日月。全局之机枢也。而精神含于目中。故有问贵在目之说。查左目为三阳。又能考查父宫妻宫子宫等类。右目为三阴又能考查母宫妾宫女宫等类。故寝时神藏于心。寐时神依于目。故目之关系。可知其善恶。可查其死生。可断其贫富。可定其贵贱。可验其寿夭。可论其祸福。可知其刚柔。可分其劳逸。可辩其贤愚。可表其喜怒。长细而收藏者为吉。圆露而浮白者为凶。形大目宜大。形小目宜小。总以匀配为合格。反此为不合格。兹将正当关系。与附带关系列后。

一、乌珠之中心。瞳人一点属肾。有重瞳。并瞳。反瞳。映瞳。全瞳。半瞳。聚瞳。散瞳。各类之区分也。按重瞳为奇贵。主圣德勤能。英明神武。帝王之品也。并瞳亦为奇贵。主刚勇任劳。志大矜骄为割据霸业。僭号之品也。均为两个瞳人。一在上下。一在左右也。全瞳为全身瞳人。有特智慧根。为清贵盛名。丰衣足食。有不磨灭之事业也。半瞳为半身瞳人。为富贵贫贱。劳逸寿夭。及以上智中智下智各类也。反瞳为反面瞳人。及侧面瞳人。主聪明奇巧。勤能有为。亦贵而成名。但运多驳杂不纯。刑克劳碌。建立其事业。非病目之反瞳失明也。映瞳为近视则成两个瞳人。远视则依然一个瞳人。主出身微贱。流落挫折。惊险逼迫而发达。以成其武贵。性有偏好。而又疏虞。然多不完善其后也。聚瞳为文学之家。有美术专长。不学而成。瞳人缩小也。主有特别智识。才偏性傲。有贵名而多劳怨也。散瞳为瞳人散大。主贫贱劳苦。愚庸无知。又刑人丁。此为平常之流也。
二、灵晶垣。即瞳人之接近第一垣也。号曰灵气之结晶。有波纹处是也。则有金玄清浊黑艶之六项。乱世灵晶垣金黄。主大贵而有特权。多危机而发达。以成其伟大事业。盛世则为中等富贵。刑人丁而招嫉。尚不善后也。灵晶垣玄黄。乱世亦主惊险阴险。奔驰驳杂。而至上贵。次亦文至厅道。武至师旅。每多逼迫而发达。冒险而成功也。盛世则为平常之贵。佐贰之官及无正权。劳碌风尘而刑克。寿亦短促。或多疾病也。灵晶垣黑润。则为盛世之大贵。而秉重柄之公侯将相。次亦九卿刺史。乱世则为州伯邑侯而止。尚为人欺侮。即忠厚无用之别名也。灵晶垣清。大体主贵而聪敏。多才智而务名。及丰衣足禄居多。人丁亦旺。盛衰皆然。灵晶垣浊。主劳苦贫贱。刑妻克子。牵制冷退。盛衰皆然。灵晶垣艳。主富而足衣禄。又主聪明而懈怠。才小而夸大。酒色游荡。嗜好自戕。故主夭亡。多则四十二岁止。少则二十七岁止。细则又当考查别部如何也。
三、神轮垣。内属于肝络。考人之贤愚刚柔也。明润有光。主聪敏而贤。停滞而定。主笨拙而愚。其光紧急锐露。主刚燥好勇。其光和霭而收。主诚厚和平。充足有根。王大寿。浮淡无根。主夭亡。
四、灵胎垣。有黑线蓝线之分。其分明者。主贵寿而有作用。模糊者。主贱夭而无能力。其关键以此为区分之要点。如有痣痕。亦灵慧而贵名。丰富而偏傲。妄念而贪。招嫉而结怨也。
五、圣卫轮。一名蚯蚓盘珠。有浅蓝色之双圈。在乌珠交界于白胞之间。其人主劳碌。而又聪明。乱世主劳碌达外。进田宅而安恢门第。盛世主劳碌受累。失前业而破败无依。每多刑克人丁。为续弦之妻。迟立之子。多六亲之累。多内顾之忧。此其大体也。
六、内赀在大眼角之内。含一肉皮。医家谓通太阳之脉络。露出宽大者。主结最大之仇怨。又有以公务贵名。而为挫折之惊险。露出窄小。主招官讼之是非。又有以贪财谋利。而为烦恼之纠纷。收藏不露者为吉。主名禄而清闲也。如内赀有一穴。主聪明有恒。而过目不忘也。
七、外眦在小眼角之内。含一肉皮也。医家谓通少阳之脉络。露出宽大。主刑妻而好色。多冷退。一为疾厄。露出窄小。主嗜好而惧内。多口舌。一为受欺。收藏者为吉。及得贤淑之内助也。
八、泪堂在大眼角之下。有纹痕处是也。其纹细而不长。主旺子女。其纹粗深而长。主刑子女。其地黑纬粉光。均主哭泣刑人丁之时。轻亦主人丁多灾疾。其地青腻浮露。均主忧思伤阴病之时。轻亦主困难而失眠也。
九、鱼尾在小眼角之尽而交处。近为奸门。即眼眶骨是也。目尾之纹。方名鱼尾。为妻妾宫之专部。如上仰。主妻强而贤淑。如平冲。主刑妻而继配。如下反。主刑三妻而四配。如十字纹。主不睦而生离。如交爻主离异而官讼。其地丰满。主妻宫强能。而根基富庶。其地黄紫。主妻宫平安。而受孕喜征。其地青滑。主妻宫疾厄。及口舌。其地暗滞。主妻族遗累。及争讼。如鱼尾各色混合而杂花。主狎邪游而败家。如杂花起尘影之黑点。或如朵云。主花柳病而己身。此为纵欲自戕之例。一为妻妾宫行为不正。而有淫奔之外遇。卷款私逃也。
十、睫毛在上眼皮之交合地。睫毛粗者。乱世主贵而好淫。盛世主不贵而愚诚。睫毛长者。乱世主贵而劳碌。及立异乡之外业。盛世主不贵而劳碌。及失前业一半。而不能恢复也。大凡睫毛均以柔细而短者为吉。盛衰皆主清闲。而多福禄也。
十一、神床在下眼皮之交合地。即三阴之上也。宜平而收主旺子女而多禄。不宜高露而凸起。主克子女而多忧。一为水湿之痼疾。能痊而不能断恨也。
十二、眼白之胞。宜少而不宜多。宜收而不宜露。如浮露四方见白。主凶死。及刑人丁。如浮露三方见白。主挫折。及刑人丁。自少主吉。白收主福。白胞有痣痕主聪明而有刑克。及争端结怨。贵名而有嗜好。及忧思疾厄。此其大体也。

目相条解
一、秀目:秀者。清秀之谓也。以不粗不俗为合格。望之令人敬爱。接谈令人适意。主聪明而灵巧。贵名而田宅。好学而成功。丰足而多禄。前人余荫。本身厚福。不学亦多才艺也。
二、正目:正者。平正之谓也。以不歪不斜为合格。主志大而公平。正直而明达。豪慨而刚勇。厚禄而寿福。半数主贵。半数主富。否亦享受丰足之衣禄也。
三、长目:长者。细长之谓也。古人以河目为享万钟之禄。以长能自视耳廓者。为大贵。故司马宣王即河目。自视耳廓之格。故创晋基以成其非常之功也。
四、细目:细者。细收之谓也。细收而能藏神。主平安。而和蕴。清高而受禄。不浮白。不露神。主临危不危。遇险不险。而多安全之事实也。
五、定目:定者。神定而有根。光定而不散。主贵名而享大寿。然定者不可呆滞。方完善而收全功。如定而呆滞。则主寿而愚庸。不贵而刑克。平常之流也。
六、竖目:竖者。前平而尾上仰也。主大志而矜骄。气慨常不群。多主武贵兵权。或文人而兼武职。有刚柔之兼并。有屈伸之知时。任劳有为也。
七、睫目:睫者。上眼皮交合处之毛也。以粗长为劳碌。乱世则宏恢创业。盛世则冷退失败。以柔细为清闲。盛衰皆足衣禄。而有田宅也。
八、角目:角者。三角之形式也。在大眼角之上。太阳中阳之间。合而成一锐角。故名三角眼。主刚暴不仁。急燥好勇。奢华淫佚。残酷好杀。富贵均主凶危。又刑人丁。贫贱则无咎。孤苦劳碌也。
九、斜垂:斜垂者。前半节平横。后半节低坠也。主邪而好淫。乱世亦发武权。而刑三妻。刚燥自用。恃勇冒险。以成其功。盛世为常人。而刑妻克子也。
十、黑多:黑多者。乌珠多而白胞少也。主聪明而智。富贵而寿。次亦足衣禄而守礼。旺人丁而诚信。平生少凶灾。而不危险也。
十一、白多:白多者。乌珠小而白胞多也。主性急而负气。疎忽而懈怠。贪多而轻举。弄巧而反拙。露四白者凶死。露三白者刑克。又主吐血痼疾。及痣漏也。
十二、圆目:圆目者。即羊睛蛇睛鸡睛之类也。主多劳碌而失败。多惊险而挫折。刑妻又克子女。遗累又常疾厄。古人以羊睛为孤刑。蛇睛为凶毒。鸡睛为困苦。均不善后而危身。及残肢体也。
十二、仰目:仰者。双角上仰也。主英明而多智谋。奇贵而有贤名。文至宰辅九卿。故汉陈平双目如冠。即双目上仰。是为汉室三杰。盛衰皆主贵名之伟大事业。而有列土之封也。
十四、鬬目:鬬者。两乌珠相合而又相分也。主发富丰之业。虽白手亦进田宅也。乱世尤得贵人扶持而发达。但多招暗害之灾。而恩怨混合。亲疏烦恼也。

目光有四露
一、露光:露光者。眼光浮露无根也。此为禀受之先天不足。纵欲之后天亏损。主不寿而夭亡。赢溺之五捞。七伤之病疾。久视似脱又似变。乱世主贵而聪敏。淫而不寿也。
二、露威:露威者。有光芒而充足。华表威严。视之令人不寒而起敬畏之心。其目光寒灼澄清。号曰真光。主大贵大智大寿。此为先天充足。而操国家安危之权柄。流芳百代也。
三、露神:露神者。目神锐而流动。常带愤怒之容。目光视人而定。谈笑似恶。乱世主贵名而有正权。露光者光。残忍贪功。骄勇好杀。盛世主贵名而惊险。株累而疾病。又刑妻妾。及克子女也。
四、露煞:露煞者。目光尖锐四射。动静均带愤怒之色。加以血丝赤缕纵横。缠乌珠又贯瞳人。望之令人厌恶。谈笑令人悚惧。主富贵而有夙怨。有骄淫而招凶祸。刑伤人丁。乱世倍发于盛世也。
公笃曰。余考盛世之四露。多有缺点。或为挫折之失败。或为惊灾之凶亡。或为刑克之孤苦。或为恶疾之夭寿。而乱世则不然。专以四露为贵格。临险为暴发。故目露者。反多富贵。其完善与否。又在露后能否收藏耳。虽主阴险奇巧。智勇双全。多危险之事实。多逼迫之环境。每因危险而成功。因逼迫而进取。盖常人则不露。一露则非寻常人矣。盛世露者不吉。乱世露者反贵。天道使然也。

声音说
公笃曰。声音者。犹天之有雷霆也。以精神。形质。气色。为相法之四大纲领。皆具有富贵贫贱。寿夭劳逸之重要关键。余于声音。犹重视焉。凡女格形质清秀。五官匀配。如代男声。则为娼妓下流之淫贱品矣。次则为刑夫克子。又次则夭亡恶病之类。由是观之。可知其重要矣。按声之发音有三类。一出于丹田者。其音迟缓而充足。有逸韵之铿锵。主大贵而多福寿。又旺妻妾子女。故有求全在声之说也。二出于亶中者。声收而音清。有缓急快慢之兼。悠扬嘹亮。亦主富贵寿考。而丰衣足食。又有作伟大之事业。则有劳碌奔驰。艰难辛苦。以成其功也。三出于咽喉者。声急而音秀嫩。其气轻浮。散漫不收。而无尾声。或至尾声即中止。或至尾声即破暗。主劳碌而多刑克。疾病而多遗累。反复不收全功。亦有寿弱与夭伤也。古人大概以清音为贵。浊音为贱。明亮之音为富。黯滞之音为贫。韵长之音为寿。不收之音为夭。逸和之音为安闲。燥锐之音为劳碌。清扬之音为英贤而贵权。急促之音为窄狭而小器。混乱之音为驳杂而挫折。破锣之音为惊灾而凶危。嘶散之音主冷退而刑伤。不常之音主下流而贱业。大概以此为一定之法。千古不易之论。盖木形之音。以秀为合。而木形不嫌其秀嫩之音也。金形之音。以亮为合。而金形不嫌其刚亮之音也。火形之音以燥为合。而火形不嫌其操急之音也。水形之音以长为合。而水形不嫌其长漫之音也。土形之音。以浊为合。而土形不嫌其浊迟之音也。余以为形局各有五行。故分金木水火土。声音各具五音。故分宫。商。角。征。羽。各寻其类。各感其气。以为用也。按清秀而聚。为角音之正。嘶柔而断。为角音之不正。皆木气也。明亮而锐。为商音之正。代煞而破。为商音之不正。皆金气也。刚急而快。为征音之正。阖燥而滞。为征音之不正。皆火气也。幽韵充长。为羽音之正。散漫不收。为羽音之不正。皆水气也。沉厚浊迟。为宫音之正。混杂不分。为宫音之不正。皆土气也。五音五行。感受生化之正气。当然富贵寿考。五音五行。感受克制之不正气。当然贫贱疾苦。不可执一而论。探求轻重加减之法。方为合格也。

以上就是陈公笃:《公笃相法》下篇卷六(1)的全部内容,如果你想阅读更多看相的相关资讯,搜索“紫微府熊掌号”关注并回复“看相”,免费为您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