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公笃:《公笃相法》上篇卷三(2)

面相大师 2 0

达摩相法第三章

两睛常鬬。富而招灾。驿马黄丝。劳而驰利。
乌珠常鬬。皆可致富。而丰足衣禄。然多为官非牵连。盗贼垂涎。盖其人多财而骄。又悋小而贪。此招灾之事实也。驿马为行动而得外财。故以奔驰而利也。

睛突神恶。妻擎亦殃。漆面银牙。技艺广誉。
睛突神恶。本主奇祸而凶。不但刑妻克子。凡属愈富贵者。而危险愈大。皆破家亡身之格也。铁面言外黑也。银牙言内白也。其人则有专长之巧艺。而得名誉也。

祸生不测。必先青黑于印堂。位忽升迁。定见黄紫于年寿。
印堂为全部之元首。凡属红赤色。主破家亡身。次则牢狱惊损。此言青黑。或指天灾瘟疫之死而言。按年寿为疾厄宫。似不主官禄。余考正式升迁在奏书。兼代升迁在法令。年寿黄紫。主健康而无疾苦也。

小顺大逆。只因琐琐形神。先败后发。必是悠悠坚忍。
琐琐二字。为形容愁容寒苦之貌。与麻衣之缩缩二字相等。其人量窄器小。所受有限。故有琐琐形密以喻之。悠悠二字。形容安闲潇洒之貌。其人量宽器大。终为发达而有遇合也。

痣出衣领前。以言招祸。蔗生阳物上。因贫得财。
痣即黑于。高皮肉一线。其关系颇轻。如生于结喉。亦主凶死。故项上之痣均不吉。而招是非也。凡痣以藏为吉。故足心之痣主贵。而阳物有痣。主白手兴家。而进田宅也。

印堂青白交加。作事成而忽败。天仓糠粃堆积。家业散而又空。
印堂有青白杂花之气色。故成中忽败。皆为反面之引诱而入危地。青主忧愁白刑人丁故也。按天仓为前泽。糠粃为白枯之色。主族戚之内顾忧。而自相残害之败也。

眉清目秀者贵。有似清薄秀之嫌。鹅背丰颐者富。有死肉尸行之异。
清秀须要贯澈内外。凡清秀而薄。反主夭亡。凡清秀而流。反主下贱。故有似清非清。及清中流薄。以伪乱真。按丰隆有死肉。即气血不流通。尸行即挺直不活曲。皆贫贱之例。晚年萧条而孤苦也。

司空黄中隐黑。有财有讼。虎耳白又闪红。有益有惊。二十项顶肉壅。定同颜子。五十蚕囊肉起。难学商瞿。
司空为官禄宫。黄为利益。黑为官讼牢狱。虎耳白红。均主疾厄。有主狎妓之淫祸梅毒。何益之有。二十发肥。难过三十二岁。五十卧蚕起。子星迟少之谓也。如高露成蚕肉。则主孤刑。或有女而无子也。如有水湿上泛之疾。则有子女成立二三也。

行来几度开怀。刚燥难与同乐。别去三番回首。多疑莫与同忧。
开怀有矜骄气。持长仗势以欺人。故老子云。过莫大于言人之短。持己之长。故不能同富贵也。回首多犹豫狐疑也。志妄不坚。心乱不定。故不能同忧患。但知利而不知义故也。

奸门陷而纹冲。克妻必主二三。卧蚕厚而明润。生子定有五六。
奸门鱼尾。为妻妾专部。古法有谓一纹一妻之说。余考奸门上仰者。主妻强淑不刑。虽纹亦佳。奸门平冲者。刑命妻而两配。奸门下反者。重刑而三配。卧蚕平润。主子旺。顺纹一纹一子也。

见人神色数变。主诡谲。非多疑。又非胆怯。听言已尽未知。主病驰。必愚卤。又必奸贪。
神色多变之人。志不坚而心不定。主奸险心多。力轻任重。志小谋大。故云非疑非怯。不过刻薄阴毒耳。听言已尽未知。其人患脑力之神经病。亦主贪而非愚。另有注意于情欲名利之场也。

准头一点赤侵寿。须防回禄。唇上数痕青入口。犹忌河伯。准头黄亮透天。必捷功名。印堂红润映眉。定超禄位。
准头赤点。而防火灾。唇有青痕。而防水厄。二者均验。准头黄光入天庭。先进财利。而后进功名。印堂红润为破败。想是紫字之误。印堂紫润。力进名禄及喜因之人丁子女也。

神清气爽而色润。逢险地而愈升。神夺气暗而色昏。虽好方而益险。
此皆正面反面而言。神清气爽。虽临险地而无碍。此其进益之机会也。总以润泽为吉。神夺者衰而不常也。气暗者晦而不明也。处于艰难尚无碍。如反亨吉。当有奇祸发生也。

破船遇顺风。亦可航海。真玉不出石。空自埋出。形如僧道者无子。貌似神像者有女。面似桃花。主淫而夭。脸似橘皮。主刑少子。
按形质好而气色滞。如玉末出石。尚有待也。形质弱而气色好。亦可暂发。故云。破船遇顺风。亦可航海。而无害也。僧道之形。眉目下坠而肥嫩。神像者。威严之谓。桃花橘皮。均详前麻衣章内。

语对人眼不对人。心疑志专。终非好相识。口就食食不就口。性贪家破。必是无用辈。
语对人眼不对人。主疑此猜彼。又主身在此而心在彼。故所说之话。毫无诚意。而不顾信义。总以私欲为目的。食不就口。为下愚之流。亦主私心自用。而怠情也。

眼慧者经财。财不聚而不缺。睛凸者悋财。财虽多而祸侵。
眼慧之人。聪明超逸。清高自爱而好名。故不积聚财。志向不在此也。然亦不缺乏凡事有先见之明志大而谋远此名士之流。睛凸之人。刻薄成家。处处爱财如命。故有牵动而结怨交恶。亦有觊觎而生暗害。此象以齿而焚身也。

左奸门黄中隐黑。得妻财而殁命。右鱼尾白中隐红。丧妾婢而罢官。
奸门鱼尾。为妻妾之专部。黄气可得妻财。黑气呵损妻宫。白气主妻族之哭泣。红气因妻妾而生是非祸患。或有狎妓嫖娼之招祸及恶病。此言殁命罢官均不验。

大贵清奇。多孤鹤而无子。巨富圆厚。似肥猪不善终。
此言凡格局。均有弱点。犹天不满西北。地不满东南。大贵多妻妾。而反无子女。言其格清奇突兀。受天地之至清。为造化之所忌。故有缺陷于子女。乱世则纵欲自戕。为人事之错误。故有缺陷于子女。巨富多田宅。而反不善终。言其三角眼。而有赤缕侵入乌珠。故有悭悋之贫暴。以凶亡也。

脚跟不履地。面皮青薄者。必见败亡。说话必缩头。视瞻不一者。终遭刑祸。铁面金声。名垂万古。行云流水。富亦阡陌。
脚跟不优地。木形火形不忌。木质轻浮。火质上炎故也。其它金水土皆忌。如反发达。则死期至矣。说话缩头。其人庸愚。视瞻不一。其人贫贱。铁面金声。皆政治大家而大贵。行云流水。言其活泼潇洒。主清名而当业也。

妇人重德。不媚不淫。不雄不燥。小儿易养。足骨足肉。足声足神。
媚字为狐媚之态。淫字为治淫之荡。雄字为格露声雄。燥字为刚燥性急。皆女格之忌。故女子重德不重貌也。小儿以丰足气厚为合格。

眼圆颧耸。商鞅之相。鼻垂须软。邓通之格。心高语大山根陷。到底无成。心软量宽准头丰。终身财裕。
眼圆主凶死。颧耸主重权。每见奇才大名。均多是局。庞靖侯亦同此。鼻垂言下坠克水也。须软则无足轻重。土克水故不吉。山根陷者根气薄弱。土星丰者财星大旺。此皆合法之论。

眉压眼。颐侵颧。妻夺失权。左奸黑。右眉高。妾攘妻位。
眉压眼主贵而有权。其妻亦强有权。颐侵颧此言下反上之谓。按颧大之女格。多才智而代夫权。不待夺也。左奸门黑。命妻不旺。右眉高。一主刑母。故有两眉不匀。有不同母之弟兄。眉字或为肩之误也。

行坐低头抖足。不奸则孤。说话开口不扬。非贫则夭。
行坐低头。其人夭亡。亦主穷苦。抖足主淫荡。多成败。如低头抖足。可谓才偏性邪则合法。奸孤尚不合法。开口不扬。言其气短。贫夭均合宜。盖求全在声之法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