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心鉴相学:《通玄赋》

面相大师 2 0

通玄赋
[清]吴心鉴 撰

阳生阴育,天尊地卑。
赋绝通玄,大父亲传于心鉴。
术高神异,麻衣点度于希夷。
实口传而心授,皆意领而知。
蠢蠢群生,按五行而取像。
纷纷品汇,列八卦以开颐。
验风土之厚薄,识人物之贤愚。
间其年甲高下,知其运限兴衰。
观形貌而可取,分贵贱以无疑。
清奇古怪,骨法见而贵必殊。
老幼嫩弱,气色浊而贫可知。
听其声而审其滞与不滞,察其神而观乎离与不离。

无神必寿夭,无声必命危。
声韵似破锣,终身独孤。
神清如电灼,才学众推。
南人似北相,家有青蚨而绾紫绶。
北人类南相,身登翰苑而穿朱衣。
瘦人木刑,见重金而最怕瘦。
肥人土局,遇浊水而岂嫌肥。
火尖水下,未年不遂。
金方土耸,初主为魁。
形色焦枯,夭折易相。
面皮绷急,寿不可期。
鱼尾陷枯,安有贤妻俊妾。
蚕囊绽裂,必无亲子孙枝。
准小鼻狭而最悭最吝,齿疏唇薄而多是多非。

眼露睛凸,性刚气暴。
色昏神散,梦杳魂飞。
腐肉横生,夭亡之兆。
人中短促,速死之期。
赤脉贯瞳,性恶而亡填沟壑。
螣蛇入口,项折而倒死街衢。
阴阳不宜相反,君臣要得正。
三阴三阳俱陷,难为子息。
鱼尾奸门尽露,岂获贤妻。
妇人口角痣生,亲夫早丧。
男子眼下黑见,有子先归。
龙宫要乎平满,子位岂宜偏亏。
卧蚕盈满而多男足女,泪堂深广而无妾少妻。

眉清而平,生性无偏无党。
睛明而转,处心知变知机。
手如绵囊,一生享安闲之福禄。
面似灰袋,半世遭夭折而伤悲。
头额尖而早被刑害,骨法见而显达不迟。

五岳相朝,仕路早登于金阙。
四渎俱美,显官正守于边陲。
耳白过面而名标虎榜,睛黑如漆而身到凤池。

名誉视乎两耳,及第在于双眉。
文官清秀,挂金鱼而朝玉阙。
武将古怪,佩虎符而拜丹墀。
法令显见耸金缕,镇江山之永固。
虎眉露凸连牛角,保社稷以无危。
龙瞻虎视,而平定北狄。
燕颔狼顾,而清荡东夷。
背厚腰圆,九州岛岛威镇。
面方耳大,四海名驰。
剑眉骨纵而性好杀,骈肋胸阔而戢多奇。

贵宦有全于五露,富贵岂削于两颐。
天地必相朝揖,岳渎勿要倾欹。
地阁厚而多田宅,天仓阔而实镃基。
家肥屋润,膞厚面肥。
四仓丰盈而玉簪珠履,九州岛岛平满而金锁银匙。

口阔唇方,必定有财有禄。
鼻隆颐满,果然丰食丰衣。
金匮甲匮丰盈,库中青趺聚积。
日角辅角平起,厩中宝马交驰。
耳有垂珠更朝口,毫长一寸可延期。

行若龙奔,英雄出众。
坐如虎踞,富贵当时。
发越观乎神气,厚实视于面皮。
气清出自丹田,贮积千锺之粟。
背隆高耸肩膞,堆积万斛之珠。
貌古形殊,富格先观于面颊。
神清精实,寿毫早见于双眉。
项绦明而彭祖再生于中国,法令长而寿星永现于南箕。

面貌厚实,坐立如虎;
背膞丰起,气息如龟;
福厚积而背腰圆,美德高而腹乳垂。

人中长,仓库满,福禄全美。
寿骨高,准头厚,富贵双奇。
鱼尾笏纹朝耳,非寿星而其谁。
龙宫黄气盘眼,有阴骘而孰知。

三甲三壬,遐龄永保。
四反三露,寒贱何依。
口小唇掀,食难充腹。
肩寒齿露,身无所居。
四渎皆浊,五岳俱离;
背陷胸窄,眉散齿疏;
行时手足褰制,坐时眼目偷窥;

天仓陷,祖业破败。
地角尖,赀产灰飞。
面上阔下尖是反形,初年劳碌。
身上短下长为逆局,一世迁移。
面貌昏昏若尘垢,气色黯黯比污泥。
井灶露而厨无粮米,精神怯而舍没塘池。

耳反无轮兮,田园卖尽。
颏尖少肉兮,家业迁移。
顶偏斜视手常摆,唇薄肩束口似吹。

眉浓眉淡散,口阔口高低;
鼻乳仰天钱无百贯。
仓库陷缺,食不充饥。
对人言,未语而面常羞涩。
与人行,未动而足失东西。
齿缺而语多妄诞,言汛而信不可期。
格局察乎杂与不杂,气色观乎移与不移。
形象取乎仿佛,祸福不差毫厘。
赋语详熟,果然神见。
相法明鉴,参透玄机。

以上就是小编给大家整理的《吴心鉴相学:《通玄赋》》的全部内容,更多看相精彩内容,请关注紫微府熊掌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