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赵蕤相学:《察相》

面相大师 3 0

《左传》曰:周内史叔服如鲁,公孙敖闻其能相人也,见其二子焉。叔服曰:谷也食子,难也收子。谷也丰下,必有後於鲁国。杜预曰:丰下,谓面方也。郑伯享赵孟於垂陇,七子从。赵孟曰:七子从君,以宠武也。请皆赋,以卒君贶。子展赋《草虫》。赵孟曰:善哉!人之主也。抑武也不足以当之。印段赋《蟋蟀》。赵孟曰:善哉!保家之主。吾有望矣。子展其後亡者也,在上不忘降。印氏其次也,乐而不荒。乐以安人,不淫以使之,後亡,不亦可乎?


《汉书》曰:高祖立濞为吴王。已拜,上相之曰:汝面状有反相,汉後五十年,东南有乱,岂非汝耶?天下一家,慎无反。

《经》曰:眉上骨斗高者,名为九反骨。其人恒有包藏之志。又曰:黄色绕天中,从发际通两慕,其两眉下各发黄色,其中正上复有黄色直下鼻者,三公相也。若下贱有此色者,能杀君父。

《春秋左氏传》曰:楚子将以商臣为太子,访诸令尹子上。子上曰:是人也,蜂目豺声,忍人也。不可立也。弗听。後谋反,以宫甲围成王,缢之。

又曰:楚司马子良生子越椒,子文曰:必杀之。是人也,熊虎之状而豺狼之声。弗杀,必灭若敖氏矣。谚曰:狼子野心。是乃狼也,其可畜乎?子良不可,後果反,攻王,楚王鼓而进,遂灭若敖氏。

又曰:晋韩宣子如齐,见子雅。子雅召其子子旗,使见宣子。宣子曰:非保家之主也。不臣。杜预曰:言子旗志器亢也。後十年,来奔。周灵王之弟儋季卒,其子括将见王而叹。单公子愆旗闻其叹也,入以告王曰:不戚而愿大,视躁而足高,心在他矣。不杀必为害。王曰:童子何知?及灵王崩,儋括欲立王子佞夫。周大夫杀佞夫。

齐崔杼帅师伐我,公患之。孟公绰曰:崔子将有大志,不在病我,必速归,何患焉?其来也不寇,使人不严,异於他日。齐师徒归,果弑庄公。

晋、楚会诸侯而盟。楚公子围设服离卫。鲁大夫叔孙穆子曰:楚公子美矣,君哉!杜预曰:设,君服也。此年子围篡位。

卫孙文子来聘,君登亦登。叔孙穆子趋进曰:诸侯之会,寡君未尝後卫君,今吾子不後寡君,未知所过。吾子其少安。孙子无辞,亦无悛容。穆叔曰:孙子必亡。为臣而君,过而不悛,亡之本也。後十四年,林父逐君。

初,郑伯享赵孟,七子赋诗,伯有赋《鹑之贲贲》。享卒,赵孟告叔向曰:伯有将为戮矣。诗以言志,志诬其上,而公怨之,以为宾荣,其能久乎?
魏时管辂相何晏、邓扬当诛。死,辂舅问之,曰:邓扬行步,节不束骨,脉不制肉,起立倾倚,若无手足,谓之鬼躁。何之视候,魂不守宅,面无华色,精爽烟浮,容若枯木,谓之鬼幽。鬼躁者,为风所收;鬼幽者,为火所烧。自然之符,不可蔽也。

宋孔熙光就姚生曰:夫相人也,天欲其圆,地欲其方,眼欲光曜,鼻须柱梁。四渎欲明,五岳欲强。此数者,君无一焉。又君之眸子,服服如望,羊行委曲而失步,声嘶散而不扬。岂唯失其福禄,将乃罹其祸殃。後皆谋反,被杀之矣。

由此观之,以相察士,其来尚矣。

故曰:富贵在於骨法,忧喜在於容色。

《经》曰:青主忧,白主哭泣,黑主病,赤主惊恐,黄主庆喜。凡此五色,并以四时判之。春三月,青色王,赤色相,白色囚,黄、黑二色皆死。夏三月,赤色王,白色、黄色皆相,青色死,黑色囚。秋三月,白色王,黑色相,赤色死,青、黄二色皆囚。冬三月,黑色王,青色相,白色死,黄与赤二色囚。若得其时,色王、相者,吉;不得其时,色王、相若囚、死者,凶。

魏管辂往族兄家,见二客。客去,管辂谓兄曰:若此二人,天庭及口耳之间,同有凶气,异变俱起,双魂无宅,流魄於海,骨归於家。後果溺死。此略举色变之效。

成败在於决断。以此参之,万不失一。

《经》曰:言贵贱者,存乎骨骼;言修短者,存乎虚实。

《经》曰:夫人喘息者,命之所存也。喘息条条,状长而缓者,长命人也;喘息急促,出入不等者,短命人也。又曰:骨肉坚硬,寿而不乐;体肉软者,乐而不寿。

《左传》曰:鲁使襄仲如齐,复曰:臣闻齐人将食鲁之麦。以臣观之,将不能。齐君之语偷。臧文仲有言曰:人主偷,必死。後果然。

郑伯如晋拜成,授玉於东楹之东。晋大夫贞伯曰:郑伯其死乎?自弃也已!视流而行速,不安其位,宜不能久。杜预曰:言郑伯不端谛也。六月卒。

天王使刘康公、成肃公会晋侯伐秦。成子受脤於社,不敬。刘子曰:吾闻之,人受天地之中以生,所为命也;是以有动作礼义威仪之则,以定命也。能者养之以福,不能者败以取祸。是故,君子勤礼,小人尽力。勤礼莫如致敬,尽力莫如敦笃。敬在养神,笃在守业。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有执膰,戎有受脤,神之大节也。今成子堕,弃其命矣。其不及乎?五月,卒於瑕。

晋侯嬖程郑,使佐下军。郑行人公孙翬如晋聘。程郑问焉,曰:敢问降阶何由?

子羽不能对。归以语然明,然明曰:是将死矣!不然将亡。贵而知惧,惧而思降,乃得其阶,下人而已,又何问焉?且夫既登而求降者,知人也,不在程郑。其有亡衅乎?不然,其有惑疾,将死而忧乎?明年,程郑卒。

天王使单子会韩宣子於戚,视下言徐。叔向曰:单子其将死乎?朝有着,定会有表,衣有襘带、有结。会朝之言,必闻於表着之位,所以昭事序也。视不过结、襘之中,所以道容貌也。言以命之,容貌以明之,失则有阙。今单子为王官伯而命事於会,视不登带,言不过步,貌不道容,而言不昭矣。不道不恭,不昭不从,无守气矣。此冬,单子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