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厄宫二

紫微斗数网 2 0

疾厄宫泛指身体(而非仅是肉体),指的是身心,也就是生理及心理的交集站,举凡眼、耳、鼻、舌、触觉、痛觉等等所有感官上的「经验」 ,会在有意或不经意的情况下传达收藏进入

疾厄宫泛指身体(而非仅是肉体),指的是身心,也就是生理及心理的交集站,举凡眼、耳、鼻、舌、触觉、痛觉…等等所有感官上的「经验」 ,会在有意或不经意的情况下传达收藏进入这个宫位。各位在研究紫微斗数命盘时,对这么个重要性极高的宫位认知务必透彻,才不致于因为误解、遗漏、疏忽而产生知识的盲点。

疾厄宫既是隐宫,那则有无法从外部洞悉的内涵在,从昔往至今日,许许多多的前辈同好在钻研斗数时,如不是疏忽便可能误解了疾厄宫的定位,导致会以宫内的星曜作为病灶器官来解,除非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否则,失算之概率蛮高的,就因为许多的误导及误解而使斗数学蒙上不够精致之冤,那则是我辈研究者的「遗憾」,更有,不但不求甚解,再在此宫位叠床架屋大搞违建者,着实令人扼腕!

疾厄宫星曜可视为有待开发、可以开发的潜能;换个角度来说,里边的星曜宛如在命盘里遁了形,也似乎是在日常生活中不会表现出来的特质(例如阿扁的宁为鸡首不为马尾的紫破霸气,马英九异性缘极佳的紫贪特质…,是为他们不太为人知的潜能)。所以,四化的化禄、化权、化科、化忌如落进疾厄宫,有被贮藏起来的意涵在。例如,表征「情及欲」的化禄如落进疾厄宫时,当事者对情的表达方式像是少了一条神经似的不顺畅,在外人看来会有生硬,更有不按照牌理出牌的别扭感!

例如,命坐廉贪的小维,虽然有着潇洒俊帅不俗的外表,对女友明明是充满浓情蜜意的无限关怀,却表现出令人傻眼、啼笑皆非的举动,因为他的化禄是蛰藏在疾厄宫里,如不经「潜能开发」则不容易彰显出来,那也就是说,小维对情的认识、感受及表达方式异于常人及常态! 

既然,坐进疾厄宫的星曜是为命盘里隐晦不明的东东,在不经刺激或导引时,那些星曜所拥有的特质则不会表现在日常生活上,那也就是说,没理由将坐进疾厄宫的星曜所代表的五行当成病灶的器官来看。所以,「疾厄宫见化禄、化权、化科、化忌时,性欲强」…等等说词,是为多事者对宫位了解不甚透彻下的诌言赘词,所以才多次提醒大家,在学习紫微斗数的过程里须同时培养辩证真学伪学的能力,才不致掉入泥淖中。

深信所有的学员在阅读这篇教学讲义后,会以为我在搞紫微斗数学的「革命」,但如果您静下心来沉思,定能体会此篇教学内容的重要性,更会发觉先前的许多学习是被多事者误导着,所以,即使费尽精神学习,也无法臻达精准之境界,那则除了在学习过程里有许多没经揭露的盲点外,更有许多不经验证、难以验证的「天兵理论」,而造成了学习的障碍!

88SAY的紫微斗数基础班即将在5月初开课,我会从星曜的五行属性谈起,从宫位的功能制度的正解切入,更会详论四化的作用力,以为各位的紫微斗数学习奠定扎实的基础!而「正确观念」的建立则是个人所最著重,那才能构造出学问的大楼!

再谈疾厄宫(二)

以命宫当1,逆数到6则是疾厄宫。在先哲的论述里,提到一六共宗,而我在多次的阐述里,提及命宫就像冰山之一角,疾厄宫则像是整座冰山在海平面底下更为宽广的区块,也许如此的解释,许多学员心中仍会存疑,所以再就财帛宫与田宅宫的关系作解说,深信,学员们就能够有深刻的认知。如果以财帛宫当一,逆数到六则是田宅宫。财帛宫表征是以专长技艺营财赚钱的宫位,而田宅宫则是总财库,也就是您的家及家里边的所有家当,包括家电产品、家具、黄金细软、衣物及难以言喻的家人之间的相处关系。一个人的年收入多少,不难知道,但是不动产及所有家当的总价值,如欲列出清单作估算,一定是有点复杂,也难以估算,而一般人也不愿意让人知道他的财产及财务状况,这是财帛宫与田宅宫的比对关系,基于这个观念再想想我所提到的命宫与疾厄宫的比对关系,则能深刻些,也能体会我所提的论述,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道理可循的,如此,亦可证明古哲所言甚是。

在命盘里的夫妻宫与仆役宫之间也存在着一六关系,各位当以仆役宫星曜是表征配偶的潜能及不欲人知的内在,甚至是可能的疾患所在来作解,那才符合论命时推及配偶的正确论述。当然,以命宫当一,逆数到夫妻宫是三,逆数到八则是仆役宫,三、八之间的数是缘自命宫,而夫妻宫与仆役宫之间则仅是一、六关系。曾看过某些大作说仆役宫是小老公、小老婆的表征宫位,那则是误解及扭曲一六之间的真实意涵,假设仆役宫真的是小老婆、细姨或情夫、小狼犬的宫位,那么马英九总统仆役宫所表征的人数数量庞大,如果可当细姨、情妇、小老婆来看,那么恐怕用1000辆游览车都载不完。(如果当真,那么88say家族的南宫新棋可一定会开始暗爽,因为仆役宫既是左右夹,又是昌曲夹,不但环肥燕瘦的莺燕成群结队,更包含年轻的、年老的…哈!)

道德经,复命章里说: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圣哲更说:万物静观皆自得。宁静致远。个人极愿以圣人言提醒学员网友们,既然发心学习这门学问, 当吸取「有机」的养份,苟若误信佞言谬论,则像中毒,除了是残害及驽钝自己的心智外,也会见积重难返,不但自乱学习的步伐,更难以进入这门学术的真正堂奥!

延续前言所说,一加六是「我」,而这个「我」相对于仆役宫仅是「小我」,换言之,仆役宫是为「大我」,而大我的定位,是由许多的「小我」所集结而成,也就是容有「各式各样的人」,其中包含相同理念、信仰、个性,相见欢或仇怼的人,也有着生意往来或靠山或须要被罩的朋友,所以,在生命熙来攘往的人们的缩影就是命造本身的「我」,而命宫的这个我如果套用道家的观念则是肤浅表象的我,而命宫重不重要?答案是肯定,因为一个人的「形象」及所衍生的社会地位当然是非常重要!

再谈疾厄宫(三)

如果以仆役宫当一,逆数到六则是命宫,那也就是说,命宫是为仆役宫的疾厄位,之前提过疾厄宫是比命宫更大的区块,犹如海平面底下的冰山,又说过,仆役宫是为大我,而命宫加疾厄宫仅是小我,而当命宫成为仆役宫的疾厄位来作解之时,如果要说命宫是比仆役宫更大的区块,那么,之前所有的论述岂不矛盾?古之勇者言:「虽千万人吾往矣!」又说,「一夫当关,万夫莫敌」,在人的比对上,这千万人及万夫,好比仆役宫之人数数量,而我虽然只有一人,尚能够抵挡得住、挺得住,所以,这个「我」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仆役宫是许多人集结而成,有可能是命宫之人的同学、同事、朋友、同行或客户或…,每一位在仆德宫里的人,对拥有命宫的「我」,有着深浅不一的印象及交情,有褒有贬,有怨怼,有债权人,有债务人,然而,对仆役宫里的每一个人来说,「我」是为每一个「他」所无法完全了解的对象。A君与「我」很投缘、很聊得来,而B君是「我」的生意伙伴,C君与我的关系是酒肉朋友,D君很可能视我为英雄,但E君却认为我是唯利是图的功利主义者…,换个角度来说,往来亲疏不一的每一位朋友,与「我」即便很熟却不见得全然了解我,因为「我」有许多他们无法洞悉了解的隐性个性,包括不为人知的隐私在,此则完全符合命宫是为仆役宫的疾厄位的定义,也符合一、六之间的关系原则,所以代表命宫「我」相较于仆役宫里的每一位「个人」对我的了解度来说则是「大我」,更何况,即使总结仆役宫所有人对命宫的印象,也无法知晓命宫之「我」的全部心路历程、个性及生活上的点点滴滴。

先哲将命宫、兄弟宫、夫妻宫…福德宫、父母宫铺陈在子、丑、寅、卯…戌、亥黄道十二宫上,已是很大的工程,又能肇创紫微、天府等星曜,有规律的按置在不同的宫位上,更研究出天象四化能依不同年份而挹注在相关星曜上,这些架构的建立,是我辈所望尘莫及的,除了敬畏外,更当秉持谦卑的心向所有的古哲先贤致以十二万分敬仰之意。

「见贤思齐」当是学习紫微斗数的所有同好的共同意向,而,学习紫微斗数最是重要的部分就是观念要正确,其实,命宫之于仆役宫,而疾厄宫之于命宫,是属于观念上的探讨,希望各位朋友能够意会我的讲述,那则有利于往后的学习历程。在过去曾多次提及古人以大限仆役宫与本命仆役宫的冲克关系来探究是否会有意外灾病的危厄事件,除了考虑兄弟宫是为疾厄宫的气数位外(而仆役宫是在兄弟宫之对宫),尚因为仆役宫是为放大镜底下的命宫加疾厄宫,以此做疾痛灾厄的检示,是有其脉络可循的道理存在,希望在这一连串的解说后,能使各位对斗数学有更深入的认识!大家加油!

   


本文來自: 紫微府 ,原地址:https://www.ziweifu.com/gongweitixi/jiegong/334.html

上一篇疾厄宫

下一篇疾厄宫概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