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的灵异故事

风水大师 2 0

在中国有大部分的人还是相信风水的,他们为什么会相信呢,可能是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一些很灵异的事件,也有可能是因为听了一些灵异故事,有着那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大的心态在,也是能避讳就避讳,不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后悔莫及了。现在小编给大家讲讲风水的灵异故事吧!

风水的灵异故事

讲一个关于风水的灵异故事

我姑婆的丈夫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风水先生,无论是阴宅,阳宅都非常拿手。一次一户人家请他去看房子的风水,到了以后他大吃一惊,因为这个房子的风水是注定没有小孩的,而且看着房子的朝向,他也算出了户主已经夭折了两个孩子。所以他帮他们改了房子的朝向,这样事情也就结束了。但是更加离谱的是后来一个人,看到他们房子大的朝向不错,就进去帮他们看看了,他告诉户主,他们房子的朝向现在已经是无可挑剔了,非常好了,但是一间地基的下面有一个假坟(就是还没有葬人的那种),不知道以前的风水先生有没有说明。我姑婆的丈夫当然还没有达到可以看透地表的程度了。当主人把房子以前的朝向告诉他以后,他竟然可以准确的说出他的两个孩子是吃过晚饭以后爬楼梯自己爬死的。还说要到我姑婆家去看看我姑婆的丈夫,说风水能到达这样的水平已经很不错了。我姑婆的丈夫听说以后立刻去寻找这个人,竟也无法搜寻。

某年冬天,有人田里干活的时候看到村边小河的深水区有两个头绑红头绳的小伙子在洗澡。而在我们那边是绝对没有冬泳的人的,也很少有人会把红头绳系在自己的头上。所以当时他就确定了这两个一定是水鬼,(村中本来就有类似的传说)。 

干活回来以后就把自己看到的跟别人说了。更加奇怪的就是,没过几天他就在他看到水鬼的那个地方淹死了。

我们村子里有这么一个人,她年轻的时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角色,就是什么事情都容不得别人的不同意见。可能以为这样,连亲身的儿子都跟他们断绝了关系,不过等她丈夫过世以后她就非常可怜了,她的儿子不肯养她了,一个人孤苦的过了好几年,生活异常的艰苦,随着岁月的流失她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了,有一天她到她的邻居那里去要了一杯开水,并且跟她的邻居说,今天我还可以过来要一杯开水,说不定已经没有下次了。那天以后村子的人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了,而她房子的门却是开着的。期间过了一个端午节她的外甥女吧,还拿着水果啊,其他一些东西去看她了,但是没有看到人,喊了几声没有人答应就把东西放在了她的桌子上走了。这样可能过了近一个月吧,村子里的人都没有看见她,终于有一天有个人去找一下她了,一个人不可能一个月不露面的呀,难道生病了?那个人爬到她的楼上去找她,发现她已经死在那里很久了,都已经腐烂了,身体旁边的地板上全是蛆,旁边的箱子上还放着一杯水。

就是说她去邻居家要开水回来后就摔倒在楼上的地板上了,但是没有人看见,就这么一直直到去世,而期间她的外甥女还去看过,到后来那个人去的时候她外甥女放在桌子上的香蕉都已经腐烂了。

后来火葬场派来拉尸体的那几个工作人员当时就吐的一塌糊涂,更加离谱的是其中的一个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灵异的风水故事

兵工厂造在一个风景秀丽的丘陵地区,一窝窝的小山坡,但是没有过高的或者过低的,就是很普通的山东丘陵。

姥爷他们四十几个人挖土方,在小山窝子里挖一个人防工程,大概类似于防空洞之类的东西。山东丘陵的土质,塌方是很正常的现象,之前姥爷所在的部队大概有六十多人死在这方面,相对于在战场上死无其所大家宁愿在后方被土方压死,至少能知道死在哪里而且还会被送回老家。

很多人死在战场是没有能够再回家的。甚至于留不下名字,留不下任何记录。我姥爷他们出村子去打国军的时候有十七个人,最后回来两个,有七个人是死无对证,被ZF定为失踪。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而已。

姥爷他们挖洞挖的很顺利,大部分人如果不是战争或许都会成为很优秀的建筑师吧。工程即将完成的时候也没有出什么事故,在一个唯物主义的无神论的军(河蟹吗)队里大家是不容得像以前盖房子那样弄各种仪式或者类似的迷信活动。但是姥爷他们的直接领导人一直在坚持。

比方说每天开工前先朝着山洞子吼几声,下午收工途中不说话需要交流了打手势。而且在开工的第一天,这个领导人物还张罗了抬枪放,弄了大猪头和香烛什么的祭山神树神,上头的领导对此很反对,开工的时候还派了人来要求撤销这些东西,幸亏了沂蒙老乡的帮忙,老乡们都说这是习俗不是封建迷信,当然这不像现在市政府建址也找风水先生。

工程快完成了,工头又开始张罗竣工的仪式。当然很快也被上头知道了,上头又派了人来说不许搞那些东西。工头说不行,开工的时候已经做了,完工的时候不做,是对灵的不尊,也是不守信用的表现。因为一般工程开工的时候大家都会对心中的灵许愿,比方说工程完成了会祭祀什么东西,或者给灵做个什么纪念建筑之类的。工头给灵许的愿就是在完工的时候继续祭祀一个猪头,还有是在洞口立一个蛇的柱子。

蛇在建筑业中算是很好的一个灵。之后我会再说一些这方面的事情。上头为了阻止所谓的迷信活动就在竣工前几天把工头带走了。但是工头临走之前特意嘱咐姥爷他们几个说挖到计划的地方的时候一定要停一天,并且这晚上要有几个人在洞里看着,不管多么危险一定要在那里。临走之前还是特意嘱咐说到了地方一定要停不要一下挖完。

工头走后,上边又派来一个人监工,说是要按期按地的完成。大家之前见识过工头的一些建筑方面的常识,大家都要照着工头所说的去做,在计划完成的这天,大家故意留了大概半天才能完成的工作。

这天晚上,大家留了五个人在山洞子里。上头派来的那个人发现有五个人没有回来就跑到山洞子里去,看到那五个人在山洞里就非要他们回去,而且一看发现居然没有完成工作,此人火冒三丈立马召集所有施工人员要求晚上必须全部完成所有工作。大家没办法只好把工头所说的事情告诉这个人。此人当然更加的愤怒,自己拿着工具去了山洞子,大家也没有办法只好在晚上继续挖山洞子。

洞子按要求连夜完成了,没有出什么事情,大家舒了一口气往洞子外走,越走大家越觉得凉飕飕的,终于到了洞口,大家居然忍不住突然都跑了起来,跑到洞口大家更加的舒了一口气。这个时候鸡已经打鸣了,大家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了于是就一起说笑着往回走,尤其是上头派来的那个更加的觉得工程完成的很顺利,在一旁吹起了口哨。大家下了山坡到了大路,发现前面有一队队伍正在行走。这里已经是后方了当时,大家都觉得大概是往前线走的队伍吧。于是没当回事,但是气氛过于安静和诡异大家都觉得凉飕飕的,干活的热汗瞬间变成了冷汗。

那个队伍没什么区别,一样在抬腿走路,只是走的很安静没有什么声音。而且明显是朝着山洞子这边来的。大家不由的一紧张,立刻就联想到工头所说的事情。上头派的那个人还是装作无事的样子喊着大家走。说兄弟部队啊,大家继续走,碰上打个招呼。我姥爷他们中有人说没人说要来这里啊,再说兄弟部队大半夜跑山上来干什么,这洞子暂时也是保密的事情没别人知道啊。

上头派来的那人说上头派来的啊,没事的大家走。只是气氛过于紧张,大家没有走,终于一个人带头往回跑其余的人都往回跑了起来。乱中大家居然跑回了山洞子。其实工头之前也说过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不管怎么样一定不要回山洞子。可是大家都跑了回来。

我姥爷这时候想起来工头的话,硬着头皮喊着大家不要进山洞子,但是队伍已经乱了,还是硬往山洞子里钻。姥爷拼了命的拉住了几个人,这几个人醒悟过来就又拉住了几个,四十多个人总算落下了十多个没进山洞子的。大家躲到山洞子边的杂草树林里。

这时候那个不明身份的队伍慢慢的走了过来,姥爷他们惊了,这个队伍走路真的是太安静了,连脚步声都几乎没有。不过大家心想鸡都叫了不会有什么鬼怪的出来,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只是很担心洞子里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