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风水有关的故事

风水大师 2 0

对于风水之术来讲,这风水之术在中国的大陆上也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了。这样子看起来这个风水之术是在中华文化里有着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这里面可是发生了很多林林总总与风水有关的故事,现在就来看下小编分享的故事吧!

与风水有关的故事

因错得福

我家乡所在的乡镇地形是两条山脉夹一江水,山清水秀,风光很好;解放前算是广西地下党、游击队活跃的地区,至今出了二、三十位厅级、副部级干部,勉强称得上是地灵人杰吧。各地到这里找风水的人络绎不绝,发生许多有趣的风水故事。此处我要讲述的是在亲戚身上发生的稀奇趣事。

我这个亲戚是堂侄的岳父,他笃信风水,常年热衷此道。多年前,他确信在乡里找到了一个富贵的牛眠之地,峦头秀美,山环水绕。于是,急忙把在族中公墓里的父亲骨骸迁葬过去。下葬的当时,据说吉兆连连,还挖出了五色土。老人欣喜若狂,认为子孙富贵可期,于是加修了漂亮的墓型,立好了碑以志他的功劳。

然而,快十年过去了,家里只是收入略为提升,勉强小康,子孙也没个读书的样子,离富贵似乎还很远。他心有不甘,请了不少风水师去评这个墓的风水,大家都认为很完美,按理气和墓相推算应该早已催发了家里的运势。可眼前的实情,让风水师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安慰老人再静待几年。

这些年,村里也有运气极好的人,老人六服外房上的一个侄儿青云直上,不到十年的功夫从一个乡干部当上了县长。老人常去考察县长侄儿的几个祖坟风水,还真没发现哪个能说得上很好的;侄儿的父亲中年早逝,其坟墓就在族上公墓里,跟自己迁葬了的老父原来的坟墓相邻。渐渐他对自己的风水水平产生了怀疑。

县长父亲没有兄弟,只有一个在省外工作的妹妹,已经十多年没有回乡扫墓了。前几年清明,她退了休,于是回来给娘家扫墓。县长姑姑这一回来,可闹出了大动静。原来她发现,侄儿一直在扫的他父亲的墓是别人的!而旁边被迁葬了的坟墓才是自己哥哥的。因为当时县长年岁尚轻,其父亲的丧葬就是由姑姑一手操办的。姑姑还找出了证据,一块很漂亮的梯形青石是由她亲手堆砌在墓的正向。

一打听,原来是房上叔叔老眼昏花,因为两个墓都没立碑,错迁了相邻的坟墓。老人亲自去确认以后,老泪纵横地道歉,心中经年的谜团也就一下打开了——躺在风水宝地里是县长的父亲,难怪其旺不可挡!

县长也对风水略知一二,看到父亲新墓周边的山形水势极佳,反而过来感谢房上叔叔给他带来好运。后来,县长有意扶持老人的子孙,让他们发家致富,家境大幅提升。

呵呵,老话说得不错——福人得福地!但这次阴差阳错、离奇富贵,却让当事两家都得到了福报。

安州旧时人与风水的故事

安州旧时人迷信,但凡修房造屋、葬墓起坟,都要请来风水先生择地选址,以阴阳五行生克而言祸福,以干支相配而论吉凶,名曰风水术。风水术,又称堪舆术。乾隆年间,在安州可以称得上风水大师的阴阳先生有三人,位列第一的是龙眼赵卜。只是赵卜双眼已瞎,闭门不出多年。居于第二名的是金罗盘陈拐,第三名是神仙指易海。

这一日,易海正要出门为土镇一户人家看宅基地,突然来了几个捕快,不由分说将他捆了,押赴安州知府大堂。易海以为那些捕快把他抓错了,心想见了知府的面,只要说明白自己是谁,肯定会被释放。谁知道一说名字,知府抓起惊堂木,重重一拍,厉声喝道,抓的就是你!你且看看,跪在你身边的是何人!

易海侧眼一看,这不是家住城北鹰嘴崖的董财主吗?月初,董财主的老父死了,易海去帮忙看的阴地。大人,就是他害了我娘。董财主哭诉道。我怎么害你娘了?易海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董财主抹了把眼泪,说起因由来。月初,他的老父去世,为了把老父葬好,护佑后代子孙,董财主请易海帮忙看了一处潜龙地。董财主说,就在前天早上,老母独自一人前往坟前拜祭,许久未归,董财主到墓地一看,发现母亲已死在坟前,口鼻流血,面孔扭曲,神情惊惧。

为何母亲会突然死在父亲坟前,而且死相那么可怕?董财主心想可能跟父亲的墓葬有关,联想到此前听到的一些风水先生搞鬼,致使主家家破人亡的传说,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前往官府报官。

知府是个年轻人,才出任安州知府不久,听了董财主的申告,半信半疑,便传来金罗盘陈拐,乘了轿子和他一起去看了那块墓地。陈拐看了回话说,那处墓葬不仅没有风水,而且还是处死绝地。

陈拐说,所谓生死殊途,情气相感。父母的骸骨为子孙的根本,子孙的形体是父母的枝叶,彼此相贯一气。如果有美地好埋葬父母,就等于是一棵树的根基深厚,肥沃沛实,那枝叶自然就茂盛,果实也自然丰硕。如果埋葬的是一块恶地,根基自然枯朽,枝叶必然凋零。

陈拐告诉知府,如果易海看的是一处死绝地也就罢了,不至于立即害人命,但是他在看风水的过程中,施了妖术蛊咒,使得那处死绝地成了凶煞地。还会继续死人的。陈拐说。

既如此,知府便叫捕快赶紧去将易海拘来。

弄明白了自己被拘捕的缘由,易海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大呼冤枉。你妖术害人,还叫冤枉?老实交代,究竟使了什么妖法?知府喝问道。 回老爷的话,我只是一个老老实实看风水的,哪里会什么妖术?易海不住地叫屈。牙尖嘴硬,真是该打,不使点狠的,我看你是不说实话。知府抽出令签,叫先打二十大棍,然后收监,明日再审。

第二天,易海被拉出来过堂。主的小儿,哭着喊着叫唤娘亲。

原来就在昨天夜里,董财主的老婆也离奇地死了。妖人易海,你究竟使的什么妖术,竟然这般厉害!知府喝问道。知府大人,小的冤枉..易海的冤枉刚一脱口,知府已抽出令签,叫将妖人易海拖下去再打。

一顿板子过后,易海晕了过去这时候,前往城北鹰嘴崖开棺查验的捕快和仵作回来了,报告知府,他们在墓里和棺材下面,发现了竹刀、骨针和咒符,咒符上分别写着董财主的母亲、妻子、儿子、丫环和董财主的名字。说着,将那些竹刀、骨针、咒符一一呈给知府。这些东西,究竟是不是你放进去的?你为何要用这些妖术害人?知府叫人用冷水将易海泼醒,喝问再三,易海只是口呼冤枉,并不认罪。拖下去,重重地打、狠狠地打!知府喝令道。大人住手!突然听得围观人群中一声叫喊,一个老头拄着拐杖,摸摸索索走到大堂。原来是个瞎子。大人疾恶如仇,爱民心切,但是处事却草率得很啊。瞎子叹息道。你这瞎子是什么人?本官办案,岂由你胡说八道?念你年老,且是瞎子,不和你计较,赶紧闭口,给我滚下去。如若不然,本官治你扰乱公堂!知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