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斗法故事

风水大师 2 0

风水是一门很神奇的文化知识,它是基于阴阳五行的原理是玄学术数的一种,它不仅能造福百姓也能祸害百姓,那就得看使用者要怎么使用了,在民间很多人与人的争吵、矛盾,然后就会使用风水的斗法,这样做好不好呢?现在小编就给各位讲几个关于风水斗法故事。一起来探讨下吧!

风水斗法故事

香港金融圈的风水大斗法

香港前女首富、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遗产争端自2007年来几乎获得举国关注,原因是一名叫做陈振聪的风水师不但利用帮龚如心改运、挖风水洞等方式,从龚如心身上获利数十亿,更坚称持有龚如心的最终遗嘱,要占有她总值近千亿港元的全部遗产。

在长达6年的争执中,陈振聪甚至一度获龚如心家人许以遗产的35%讲和,但仍嫌少的他没能笑到最后,手持遗嘱被判伪造。日前在法庭上,陈振聪被法官怒斥为无耻、邪恶的大骗子,最终失去全部财产并锒铛入狱12年。

风水师陈振聪为香港的豪门争产连续剧写下了最为离奇夸张的情节,但也让外界得以一窥香港风水业的惊人暴利。在过去数十年地产作为支柱产业,并出产了最多富豪的香港,风水业随之攀援而上,成为建筑设计中重要的一环,也已兴盛了超过三十年。

其实龚如心对风水师的言听计从并不罕见,在香港由地产致富的富豪几乎个个笃信风水,多数成名的风水师也与富豪们关系密切。本地最大地产商新鸿基地产郭氏兄弟去年卷入向前政务司长许仕仁行贿案件时,就立刻私下请风水师到其父郭得胜及外婆的墓地勘察,去年11月郭家择吉日将外婆的墓碑打破,12月初重新装上石碑,并移动了方位以改善风水,影响家族运势。

在香港没有一座大型建筑物不讲究风水。关于建筑物风水最为经典的故事,莫过于港岛中环各大厦的风水斗法。

笔者在与现任汇丰亚太区总裁王冬胜的一次午餐聚会上,多年求学海外、工科计算机硕士出身的他无比笃定地说了一句香港所有高楼大厦中风水第一的,就是汇丰总行大厦,令人印象深刻。据称,香港的龙脉起自九龙半岛,穿过维多利亚港,上岸后直上太平山后在中环入海,汇丰总行就在入海口最为聚财的方向,是香港藏金库的位置。

风水第一的汇丰银行随着香港的兴盛而兴盛,可是在八十年代后期却遇到了对手——中银大厦。据称当年港英政府特意将中环位置极小、交通较差的一块地方给中国银行(2.70, 0.01, 0.37%),建筑预算也只有区区1.3亿美金,但美籍华人设计师贝聿铭却出乎意料地设计出了造型独特的亚洲第一高楼。在建筑风水上,造型尖锐的中银大厦如同一把三面刀刃的钢刀,充满杀气。

为了化解中银刀刃的杀气,汇丰颇有创意地在楼顶架起两个大炮,形成刀炮之战以化解。1985年起动工的中银大厦,刀刃一面指向港督府(今礼宾府),1986年12月尤德公爵突然在北京心脏病发猝死,成为唯一一个在位时去世的港督。刀刃第二面遥指当时的驻港部队军营。还有一面刀刃则指向汇丰银行,其时汇丰业绩突然倒退,股价随之大跌。请教过风水师后,汇丰颇有创意地在楼顶架起两个大炮,与中银形成刀炮之战以化解。此后,不少高楼都悄悄模仿了楼顶架炮这个风水妙招。

后来,中环的商厦越来越多,90年代末首富李嘉诚的长江集团中心的位置,就尴尬地夹在了中银和汇丰中间。李首富在风水师建议下,将长江中心建成了四面都像个盾牌的造型,外观密不透风如同堡垒,高度上也巧妙地避开了刀炮相对的位置,虽然屡被批评不够美观,但胜在建成后一直安然无恙。

据从事风水业的人士透露,在风水师的日常业务中,房地产建筑方面的风水业务占据了极大的部分。较知名的风水师可日进斗金,其中邀请他们去勘探商厦、商品房等风水企业客户可占到其业务的50%以上。

不过另一方面,风水在香港也早已融入平民百姓日常生活点滴,绝非单是富豪爱物。风水命理、堪舆类节目是香港电视台最受欢迎的板块之一,原本玄之又玄的风水知识被设计得极其娱乐。三年前开播的风水师苏民峰主持的《民峰学院》,每期教授一个简单风水玄学理论,创下高收视率之余,更吸引了大批香港年轻人学习风水学。不少内地人熟悉的女风水师麦玲玲,则经常是电视婚恋节目中的嘉宾,谈论爱情玄学,被视为感情问题专家。

红白喜事、小病小痛、生儿育女、孩子取名、家中装修、过年过节……港人都忘不了寻求风水师的专业指导。人们对于调整风水的看法毫不遮遮掩掩,就如同修理家里的电器一样合理与平常,就如苏民峰谈阴宅风水时所说,墓碑相当于电视机的天线,如果接收不良就调整一下,就会接收到好的画面。

身家过亿的著名风水师们,帮开发商看一次楼盘风水收费可高达数十至数百万港元,但是面向平民的服务和产品也相当平易近人。例如请苏民峰上门看风水,价格是每平方英尺15元港币起,也就是一套50平方米左右的住宅(香港家庭最常见的面积)约8000元港币左右,取一个名也是8000元左右,做一次流年相命则只要3000元港币。麦玲玲收费则更低,起名只要5300元,择吉日之类约4000元。

更加大众化、价格低廉开运手链扥佩饰,或是家居摆设的葫芦、元宝、七星阵等开光吉祥物,在香港的风水产业中也是产值巨大一个环节,每年仅生肖吉祥物的销售额,在香港就可达过百亿港币。普通吉祥物件低至数十元一件,而著名风水师如李居明、麦玲玲等人的开运吉祥物,售价则在2、300元港币左右。麦玲玲甚至在内地淘宝网上开了店,定价30元到数百元人民币不等,据悉开店当日商品曾被全部抢空。

远水患,处原避湿,得土之宜,而无浸淫之虞,明朝人张瀚写的《堪舆纪》这样概括古老的风水堪舆学说。香港临海多山,潮湿多雨,容易引发身体各类疾病,选择好风水往往是为了选择一个舒适的居所,或许这正是风水学得以兴盛最初的原因。

香港俗话说风水佬呃(骗)你十年八年,但时至今日,香港的风水学早已全面现代化,甚至有风水师用红外线测试仪、脑电波机等设备来研究风水,用各种新产品在极短的时间内立竿见影改善风水,给繁忙而压力巨大的都市人带来许多心理安慰。

如果遇到挫折困境时能借助风水一改颓容,迷茫无助时能借助风水换回平和心境,或许很多人不但不会认为被风水佬呃,反而会认为物超所值了。

斗法实例

个人斗法实例

中国法院网讯: 一面大镜子挂在平房上近十五年,导致前后两家邻居争吵不休,拳脚相向,积怨数年,先后两次对簿公堂。在山东省文登市人民法院法官的耐心说服教育下,两家终于摒弃前嫌,握手言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