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乱神正在蔓延命理如何自律自清

紫微斗数 31 0

 

【深 ---------- 度 ---------- 对 ---------- 谈】
命理学其实有别於神通灵异,
但在有心人士的利用下,几乎将其划上等号,
神通被污篾了,命理被曲解了,
信众被愚弄了。为了正本清源,
本文邀请(依姓氏笔划顺序)钻研命理多年的
王中和(文中简称王)、吕家恂(文中简称吕)、陈世兴(文中简称陈)
以问答方式厘清命理观念。

 

【命理被曲解,如何还其真义?】
问:政府最近大力从事一连串的扫黑、扫黄行动,在宋七力事件、妙天禅师事件发生後,宗教又成为政府下一波扫黑的对象。有人说这是因为现代人对未来缺乏不确定感,才会在寻求精神寄托的情形下,急病乱投医反造成社会乱象,而算命在最近几年也是现代人极重要的心灵活动,但就因为算命市场的日益蓬勃及有利可图,也被一些有心之士利用、扭曲,且作为敛财骗色的工具,现在也受到不少人的批评。请问各位,对此现象有何看法?

王:命理和通灵、算命和改运,在我们的社会中好像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但其实命理的部份是研究并承认大自然的规律,通灵的部份反而是借用特异功能来规避大自然之定律。可见命理和通灵背後所隐涵的概念相反,相反的两件事竟然合而为一,算命之後兼改运,可谓「顺应」人情民心的「一条鞭」服务法,多少罪恶都从这里出来。传统社会中以命理为招牌的江湖术士,本来就一直和骗术结合,真正以命理为业,反而称之「呆人吃饭术」,目前要净化这个行业并不简单,某些不肖分子有机可乘也是因社会大众不了解算命是怎么一回事,愈是神密兮兮,愈是藏污纳垢。希望学者专家也能好好研究记录这个行业,揭开这个行业神密之面纱,不再散播阴暗恐惧之负面思想,出问题的机会慢慢会少一点。

吕:其实这是一个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的行业,站在纯学术研究的立场而言,只要问心无愧,根本不用害怕别人的批评,毕竟命理是有学理的基楚,并非凭空捏造,且是禁得起历史的考验,否则从宋代至今命理早就灭绝了,怎会有这么多人投入研究呢?就好比近代的蒋氏父子及毛泽东都是极相信命理之人,但他们又因害怕算命之学会影响他们的政权或时政,因而不鼓励命理的发展,所以也给予有心之士可乘之机,甚至乾脆将命理与神话结合,毕竟在一般人的观念里,信仰神只比信仰命理要灵的多。但命归命、神归神,这是两码子的事,怎可混为一谈。

陈:这是时代的乱象,也是功利主义的并发症,有需求自有供给,各行各业都可看到这些虚伪的劣迹。人若不汲汲於名利、虚浮的假象、贪小便宜、想一夜致富、或假藉外力而旋转乾坤来改变命运,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受骗。

【神通与命理的分野何在?】
问:在以收视率挂帅的前提之下,第四台一片怪力乱神,连三台亦或多或少受到污染,有些文字报导也是搞得神神密密,妖言惑众,其间饱受各界批评,甚至新闻局也言明要严加取缔,但在利字当头下,杀头的生意还是有人会做,其实,明眼人一看也都知道这些人在玩些什么把戏,但就是也有这么多人信以为真。虽然我们不否认神通或许存在,但它是否适宜公开在传播媒体宣扬?神通与命理的分野又该如何界定?

王:灵异现象是生命过程中自然的现象,愈不完整的接触愈使某些人格外着迷,但接触久了,看多了也就见怪不怪,反而会客观地去探讨特异功能到底有无实用价值及在生命中的地位。一个社会愈是着迷於怪力乱神的现象,表示教育界、思想界都该检讨,以行政力量禁止或压抑灵异节目是最不高明的作法,反而是开放各级学校宗教教育之课程,培养比较宗教学方面的人,鼓励学者专家参与灵异节目之制作等方式,甚至学校在课堂上播放灵异现象,由师生共同探讨灵异现象,皆无不可。对命理或灵异愈是压抑愈是糟糕,而且永远不能禁绝,反而应该以开放、健康、消除恐怖气氛以及正视态度面对。目前比较重要的问

题是,我们的社会一时培养不出这方面的这么多师资,但继续以驼鸟心态来看灵异节目,只会使问题更严重。

吕:在佛教经典里,的确提到有神通的存在;但具有神通的人是人格高尚、不食人间烟火的,救人助人都是暗中为之,不对外宣扬,亦不求回报,怎会到处宣扬,唯恐人不知呢?从古至今,真正具有神通的,也只有释迦牟尼佛及得道高僧,如近代的慈航法师或广钦老和尚也许才有。在现代社会到底有几个人具有神通,实在是个问号,况且神佛是遥远的,不可知的。而命理就好像是物理,是根据天体星辰运行的关系推测人事吉凶;如果没有理论基础,只是单凭揣测,那只能算是神通。而神通岂是这些庸俗、贪婪、狡诈、无耻,常常出入声色场所之人所能具有的。

陈:神通是存在的,但真正有修持的人,绝不轻易使用,顶多有机缘时,暗示、指点一二而已。子不语怪力乱神,佛陀也是戒人使用神通,何况是透过大众传播媒体呢?毕竟负作用太大了,若用於化人向善还好,否则舍本逐末,反入魔境。神通是不须透过生辰八字即可了知过去、现在、未来,如宿命通、他心通、天眼通......等,且神准无比,但是有很多是鬼神附灵,对过去则钜细靡遗,未来就不是很准了。命理则是依据生辰八字或手相、面相、宅相或卦象来分析及预测,是有其学理根据,人人可学。神通则无法传授、无法解释;但命理的准确度及描述的完整性可能不及真正有神通者,这也是神通迷人之处。

【可否成立受骗民众申诉机构?】
问:算命在近几年逐渐浮上抬面,然截至目前为止,它不受任何法律、约制的约束,任何人只要学个一招半式,再有张天花乱墬的嘴巴,即能在外开业、挂牌,招摇撞骗。这些人只要不害人就好了,更别奢想他能救人,但一般社会大众在吃亏上当後,多半持着自认倒楣心态,很少深入追究,而这些大言不惭的术士,大多也抓住人们投诉无门的心理,就使出浑身解数大放厥词,反正说错了,既不用赔偿金钱,更不会被警察抓起来定罪。对於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命理界是否该有个类似公平交易委员会或消基会的组织可供受骗民众投诉,甚至是直接投诉至公平交易委员会或消基会,关於此点,各位有何看法?

王:如果以一个算命师一天算十个命(如果是好好算命,几乎不可能有精力一天算十个,因为算命是很累的事),那么连续工作三十年也不过算了十万多个命,这和地球上人类的数目根本不成比例,所以算命,根本算不完,有人就运用此点,大登广告,塑造自己大师形象,反正一批人潮去了,又来一批新人,永远骗不完,也永远赚不完。是不是设个类似「公平交易委员会」来处理不实广告和诈欺的情节,我相信可以深入思考,或是由各政府登记有案的命理研究社团派出代表来组成委员会,处理这个问题。

吕:成立这样的机构,当然是命理发展的终极目标之一,但在此之前,成立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资格评定组织才是更迫切的,也才是根本解决命理乱象的治本之道,否则这完全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交易纯属告诉乃论罪,况且只要可以谋生的行业,一定都有人会做,禁是禁不了的,政府也不可能成天为几百几千或几万元的纠纷而疲於奔命。而这次宋七力事件之所以会爆发出来,实在是他诈骗的金额太大了,才会劳动政府出面解决,否则也不会有人知道。

陈:算命准不准,这是一个抽象且非常主观的认定,算的不准自然会遭到市场的淘汰。且算命也不见得是准不准的问题,有时是一种沟通、一种宣泄或安慰鼓励,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别人也就管不着,若真的有不法事情,大可找司法机构,至於找消基会或公平交易委

员会是否会受理,就要看他们了。

【为提升命理师素值,考试取照是否可行?】
问:据了解,在国外,如日本、德国等地要取得命理师资格必先要通过资格考试,才能取得执照、开业。要杜绝国内命理师良莠不齐的乱象,各位是否赞成比照国外;或国内像律师、会计师、中医师开业前必先取得执照方式,否则视同违法或密医,可依法究办?

王:欧美确实有命理学校,提供完整的命理课程,或者一位合格的命理师是通过某些命理社团的完整训练课程,并有结业证书,所以虽然不是由政府的力量来考核命理师,但透过各命理社团的敬业、自律及完整课程的设计,完全比照学术界作学问的方式,命理师至少在一定水准上。就教育水准来看,欧美博士级的命理师人物太多了,国内未来对合格命理师的规范可以往这个方向思考。

吕:这当然是必须要做的,既然命理不能灭绝,就必须将其合法化,唯有通过国家考试,由政府相关机构发给执照,提供社会大众认定、监定的标准,如日本即是采行这种方式来规范命理业,如此才能减少算命後遗症的发生。不过,这是急不来的,且刚开始时可能困难重重,譬如由谁来认定,而这些人又凭什么可以有审核的决定权。这或许在最初开始,可透过社会有声望者或各方的举荐,提名资深业者、享有口卑者来成立组织评委会、由他们制定合格的标准。这样时日一久,外行人就不会再盲目上当,而冒牌货自然也会被淘汰。

陈:命理界目前是学说派别林立,要找一套标准且为大家所共识恐怕很难,今天的问题不在於命理上的造诣深浅,而是道德良知是否泯灭,即使取得了执照,心术不正不就更糟糕吗?名医也会误诊,名律师也不包赢,何况是论命,如何包君满意?

【杜绝随人乱喊价乱象,是否该制定收费标准?】
问:由於缺乏具有规范力的管理机构,国内算命收费可说是随人喊价,少则几百、几千元,多则好几万元,特别是地理风水,因号称可以改运,收费更是漫天要价,运还没改,就先破财。对於此等乱象,各位觉得有无必要制定一定的收费标准,免得有些人花了冤枉钱还不自知?

王:算命收费很难规范,但其中有很好的市场机能在运作,也就是由供需法则来决定价格,其实我个人比较不担心收费问题,只凭算命根本不可能赚很多钱,亦不可能有人愿意花很多钱算命。真正为人诟病的问题是渗入灵异和改运,骗财骗色或恐吓诈欺的关键都在「化解」之道,所以还是牵涉到这个社会对人生神密和禁忌的部分,没有办法作深入的思考。

吕:这又牵涉到根本问题,如果政府不认可命理是一种学术,又如何去界定收费合理或不合理,这好像男女关系,清官是难断家务事的,除非政府认定命理的学术价值,并给其某些权利,才能要求其在享受权利的保护下,也必须履行某些义务,譬如收费是依公定标价,而非各人喊价。至於风水采高收费的方式,民众就要自问值不值得了,因为台湾并非没有好的风水师,只是真正研究透彻者很少,就像命理学问真正研究精湛的也很少,这点民众是必须自加智慧斟酌,并问经济能力是否能负担。

陈:命相师一般尊称为「老师」,尤其在地理方面,更是一种虔诚,都是用「红包」酬谢 ,

有名的、有功夫的自然价码高,只要对方觉得值得,我们也不须多舌。其实很多命理师也都标有价码,因此算命费用应该也不是问题,问题在於改运、改命的费用,那才是惊人。算一个命收五百元,或交个朋友,但後头改运常是三万、五万,那才是真正的收入,也才是为人所诟病处。

【出现另类批判声,命理还可信乎?】
问:现在有一小部份的人正在批判命理、巅覆命理,听之似乎亦言之成理,且其态度之坚持,让外行人真要怀疑命理是否根本就在胡诌,不值一提,请问这些人所言是否正确?

王:牛顿是科学家,但他也研究「链金术」和占星术,所以他也是个神密学家,牛顿和他的朋友辩论占星术的价值,牛顿很不客气的说:「我学过占星术,而你没有。」个人相信「以诤不能止诤」,少数没有命理修养的「意见领袖」以红卫兵的姿态出现想打倒命理学,他们的目的,不过又是另一种哗众取宠以吸引注目的方式,相信一阵子之後他们很自然的就会将注意力转到其它方面,这些人的蛙鸣在整个历史潮流中是发生不了什么作用。命理是打不倒的。但是要以健康的方式来处理。利用命理可以骗财骗色,利用「打倒命理」照样可以达成另一种骗财骗色,真正解决问题的前提是尊重、了解和研究,这些都不是靠喊喊口号可以解决的。

吕:没有研究透澈,当然有错,但即使是研究透澈的人,未必就不会犯错,就像是名医,也会有束手无策之症,如癌症等,但能因此就推翻医术吗?能因此就否定华陀、扁鹊在医术上的成就吗?命理若无理,不可能常久流传,更何况它是可以印证的,算不好纯是人力有限、技术不精,怎可以偏概全,全盘推翻。

陈:命理之称为命理就是其有「理则」可循,有定理有脉络;但时代背景不同,价值判断各异,当然不能一味把古人的那套论命说词,完全用到今日。要批评、要修正的是说词而不是推翻整个命理。例如人不能讲「好」或「坏」,而应客观描述,又如婚姻不易感到幸福,就比刑克、鸳衾半冷好。对过去做番检证,未尝不是好事,但全盘否定,总是去病除命,下手太重。

【如何辨识有道德良师?】
问:有些人想算命,却不得其门而入,结果可能听信传言,跑到庙宇、神坛、道场,给予神棍可乘之机。虽然「福祸无门,惟人自招」,但若在非算命不足以安抚其心灵的情形下,请问该如何辨别有道德、有良知的命理师?

王:研究命理是体会大自然和修身养性的方式,最好是提升研究命理学的风气,而不是鼓励去找人算命的风气。但是有很多人仍想找个命理师算命,希望不要找陌生人,且须长期注意口碑,愈喜欢登名人合照、宣传愈大、广告愈多的愈有问题,因为这也是心虚和诉诸权威的心态。最好该命理师有着作,而你个人虽然是找专家论命,但对命理学也不陌生,这样才能了解该命理师判断之基础。

吕:羊质虎皮,到底是羊还是虎,外人若无深入研究,是很难了解的,就像宋七力既不能放光,又不能分身,却有人相信,骗术之高明,外人防不胜防。为使民众免於受骗上当的恐惧与不安,只有政府有关单位谨慎拟订方法,规范命理业者。

陈:算命当以朋友介绍为宜,有口碑自然不易上当吃亏,其次听其说辞,考核其对你本人

过去或现状之描述是否正确,再者,谈及花钱可改命、改运者,你就要多留意,天底下那有这等便宜事,花五万可赚十万。消灾解厄也是有正式的仪轨,自己存心不正,鬼神也帮不了忙。真正的命理师应该是提供谘询而已,其余还是看个人决定及努力。

【给不肖之徒的忠告!】
问:最後,是否能请各位以俱是命理同好的立场,给予部份昧着良知,谋取不当财色的不肖命理之徒一些忠告,免得玷污精深浩瀚的命理之学。

王:每个行业都有不肖份子,我想善恶的防线一方面是良心,一方面是不予人有机可乘。这个行业水准的提升有赖大家的努力。

吕:在一切尚未合法化之前,实在很难说什么,若真要说什么,还是那句话,这是一个清着自清、浊者自浊的行业;命理、神理一定要分开,命理业者更要本着良知,否则害人终必自害。

陈:研习命理,就应相信因果轮回,举头三尺有神明,算得了别人,算不了自己,岂不迷糊,算来算去又是为了什么?请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