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梁会合善谈兵」

紫微斗数 26 0

  文化背景影响推断

    还可以举一些例子来证明斗数并非「宿命」,即是并不能推断出一些「整定系甘」的事。因为先天的倾向,固然绝可以用人事来补救。(如昨天所谈,现代医学可以救回一个孩子的性命,以致「长子难养」的推断不准)。而且古人根据古代社会文化背景作出的推断,亦往往不符合现代社会。

    古人说:「贪狼廉贞同宫,男浪荡,女多淫。」倘如依书直说,今时今日一定撞板。有一位相当地位的广告设计家,命宫即是贪狼廉贞的两星坐守,如果说「浪荡」,性质亦应该准确,因为此人艺术家睥气,曾经流浪过天涯,但却事业成就。   所以其人一生的特质,绝不能用「浪荡」二字来概括。这便是由于古代社会不同今日的社会了。古代喜欢流浪天涯的人,即使有才华亦难发挥,因为从前的社会保守,没有人敢用「浪子」,更没有多少行业可供有艺术的才华的人发挥。但今日的社会就不同了。有一个广告设计的行业以供发展,因此就变成不是「浪荡」。

    王亭之一向主张,要靠计算机的帮助,将斗数星系的性质重新加以定义。即正有感于古今社会的文化背景不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