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阴落陷并不可怕

紫微斗数 40 0

  天府命造可贵可贱

    天府虽为南斗的主星,但若得不到禄则亦无所用,这一点,是它跟紫微的最大不同。所以「紫微斗数全书」说的:「子午宫与武曲同,丁己癸生人为福,财官格。」「寅入庙,申宫得地,紫微同,丁己生人财官格」之类,无非只是与禄存或化禄二曜会合之意。

    因为天府是「财库」,本身无进财的能力,只能守财以及连用财帛,故得与禄会,然后才能发挥作用。

    倘如天府不见禄,那么,即使是「紫府同宫」,有两颗主星坐镇,亦不见得格局很高。反不如「紫府夹命」,可以增加命宫的气势——凡「紫府夹命」,所夹的命宫必定是太阴与天机同守,这个命造结构有缺点,但亦幸而得紫微与天府相夹。然后才使人可出类拔萃。

  然而天府若不见禄,反而见四煞。那就是相当不妙的结构。「紫微斗数全书」有歌诀曰:「火铃羊陀三方会,为人奸诈多劳碌,空劫同垣不为佳,只在空门也享福」即是指此。

    这其实亦有必然之理,因为天府只是「财库」,「财库」不见财反而见煞,难免为人便会诸般奸巧矣。

    不过天府见煞而与昌曲相会,却可能是豪门清客之命,因为文昌文曲主其人颇能文墨,兼且能言善辩,虽嫌刁巧,但亦究不失为儒流文士。

    然而若文昌或文曲化忌,则这种「府会四煞见昌曲」的命造,却会大大打了折扣,其人恐易沦为三家村的不通寒儒。——于现代,则是读不通书却认为读通了很多书的「知识界」。多抱怨怀才不遇。满腹牢骚。

    所以见天府守命垣的命造,非特别小心不可,盖命局可富可贵,可寒可微,既可为傍友,亦可为贾商,分别非常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