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铃夹命」与「铃昌陀武」

紫微斗数 96 0

  谈火星与铃星

    王亭之本来想单独谈谈火、铃、羊、陀四颗煞星,但执起笔来一想,很难很难,因为「四煞」虽然有其基本的特性,但却必需要跟其它星曜配合起来谈论才有意义,若单独谈煞,即易生误会。

    所以本篇虽谈煞曜,亦只不过谈其大概而已,虽然尽量客观,读者仍须防受误导,这即是单独谈煞的弊病。

  先谈火铃一一星。

  一般来说,「火明铃暗」,所以二曜虽同有刚烈之性,却以火星此铃星更带一些正面的性质。如果用「水游」人物来此较,火星有如黑旋风李逵,说打就打。说杀就杀,不生计较之心;铃星则如花和尚鲁智深,虽然刚烈一如李逵,但去打那卖肉的「镇关西」时,却懂得先去砌他的生猪肉,找个借口然后才去撩打。换做李逵,一拳擘面打过去就是,那里耐烦许多差排消遣。

    二星最喜与贪狼同度,会合次之,称为「火贪格」或「铃贪格」,主暴发,或主横立功名。关于这个格局,王亭之将专文予以论述。除此之外,则为紫微、七杀二颗正曜,火铃亦喜与一之同度。紫微对火铃的刚烈之性是出于化解,如李逵见宋江自然贴贴服服,甘受差排;七杀对火铃是出于威慑,一如带兵的元帅必先立下马威,然后才可以收服属下的刚猛之将。所以比较起来,紫微火星同度的命局,便比七杀火星同度的命局少了许多波折与辛劳。    

    巨门暗曜,最不喜见火铃,因为火铃之焰既不足以光耀巨门,而巨门之暗却足以晦火铃之色,若同度,主人易冲动,而且器量小,兼且多生是非。

    火铃亦不喜廉贞,盖廉宿阴火,火宿同聚一垣,见七杀擎羊即主生意外。